德甲

br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女人

2020-05-22 03:48: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女人,她们除了美貌之外别无长物,于是,她们的命运似乎就不在自己手中了,总要由得外人说了算的,尽管她们并不傻,但是她们总好像那种叫做“菟丝子”的须得要攀附在大树上才能够活下去的植物一样,也是须得依靠着旁的人才活的下去。自然这一个“旁的人”是男人。男人,总是这样的美丽女人的命运决定者。果然这女人遇见的是一个情深意重负责任的男人,她会平安的度过一生;可若是她的运气不那样的足够,纵然男人并非恶棍,但一个登徒子亦会毁了这女人的一辈子的,——男女的博弈中,女人似乎一直都没有占过上峰,况且,以色取悦于人终不能长久,女人的容颜是威力最大却亦是持续性最差的武器,人(不论男女,只不过比较女人,男人没有掩饰他们的这一点罢了),在看待异性的时候其实都是视觉的动物,样貌好的男人一样比样貌平平的男人身边的花花草草多,不是嚜?以色事人的人让人叹息,却不会怎样厌恶了她,即便她或许有可恨的地方,到底人们对美人宽容的多。《红楼梦》里的尤二姐就是这样的女子。前一阵子看见一篇并不很长的文章,写了尤二姐的几个“无”,大致只记得有无德、无才、无耻,尤二姐,实在是一个空有样貌一无是处的女子啊,尽管她也惹得很多人为她拘了一把子的泪。
《红楼梦》里头,有好些个故事并不多的人物,但他们给读者的印象却一点不输那些主角,这些人当中又尤其以“红楼二尤”的尤二姐尤三姐为翘楚。尤二姐,有人评说她“是个被侮辱被损害的女子”,可见真是可怜的女子,但看过尤二姐的故事又让人不由得就会想起来这样一句俗语:“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尤二姐的悲惨终究又脱不了几分“自作孽不可活”——她原是想要过养尊处优生活的贪图享乐的女人,不是嚜?当然了,是人就都不想过苦日子,而“雪作肌肤、花为肠肚”的美女人更是要让人仔细呵护的,尤二姐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张华家原也算得是大户人家,不过后来落败了。书里这样写:“张华之祖原当皇庄,后来死去。至张华父亲时,仍充此役,因与尤老娘前夫相好,所以将张华与二姐指腹为婚。后来不料遭了官司,败落了家产,弄得衣食不周,那里还娶得起媳妇呢。”是的呀,“皇庄”是皇帝家的农庄,张华家确是殷实人家(不由得教人想起来宁国府家的弄庄头乌进孝了,他给贾珍的清单已经让普通人咂舌不已了,而贾家不过是一等富贵人家罢了,岂能够比得了天子的家?可见张华家原本是有钱的,大地主。)如果张华家没有吃官司,尤二姐或许早已经是张家少奶奶了,尽管是地主奶奶,却也是养尊处优的。可惜呀,许是天意吧?张家家产尽失,尤二姐与富贵擦肩而过,“终身所失”了,所以,尤二姐要“时常怨恨当时错许张华”了。或许,正是因了“终身所失”的“时常怨恨”,才想着要凭借自己的美貌过上一份“终身不失”的好日子吧?尤二姐与她大富大贵的姐夫贾珍就混搅在了一起了。
贾家的宁国府实在不堪的紧!他们家的四代家奴焦大不就这样高声骂?“那里承望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丑事连焦大这样老得两眼昏花的老奴才都知道了,可见宁国府怎样的不堪,也怨不得后来柳湘莲说“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宁国府里没有干净的人,包括尤二姐。当然尤二姐也不干净,不是嚜?
尤二姐出场的时候就已经不干净了吧?书里这样写:“贾蓉当下也下了马,听见两个姨娘来了,便和贾珍一笑。”很多红学家都说这个“一笑”笑得多么暧昧,勾起来读者多少的好奇,人原是猎奇的动物,不是嚜?这样 的“一笑”(至少我觉得贾珍父子的相视一笑是 的)底下,尤氏姐妹已然是 娇娃了,尽管此刻她们依旧隐在帷幔后面。等到她们真真正正的走到前台,所有的人都笑起来了——尤氏姐妹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啊!这一段里头,贾蓉不堪,尤二姐亦不堪——贾蓉公开调戏:“二姨娘,你又来了,我们父亲正想你呢!”尤二姐半真半假的“训斥”当中贾蓉已经“抱着头滚到怀里告饶”了,这里,尤三姐也参合了进来,三个人嘻嘻哈哈的打打闹闹,high的不得了,一点子也不看见贾蓉丧祖(贾敬是贾蓉的亲爷爷)的悲伤。接下来尤二姐更是在贾蓉跟她讨要砂仁吃时“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贾蓉)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舔着吃了。”简直让人恶心!调情都不背着人,尤二姐也真的够有胆。连一旁的众丫头都看不过,都会说:“热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觉,他两个虽小,到底是姨娘家,你太眼里没有奶奶(尤氏)了。……短命鬼儿,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知道的说是顽,不知道的人,再遇见那赃心烂肺的爱多管闲事嚼舌头的人,吵让的那府里谁不知道,谁不背地里嚼舌,说咱们这边乱帐?”当然贾蓉是超级无耻之徒,拿了一副混不吝的嘴脸出来说什么“脏唐臭汉”,说什么“谁家没风流事”为自己的 开脱,当然这样的场景里头尤二姐已然是人尽可夫的浮花浪蕊了,也为将来她的悲惨结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埋单的,不是嚜?
住在宁国府的尤氏姐妹已经是身败名裂了,即便真的如贾蓉戏弄她们两个的娘亲,尤老娘的那样:“放心罢,我父亲每日为两位姨娘操心,要寻两个又有根基、又富贵、又年轻、又俏皮的两位姨爹,好颦嫁这二位姨娘的。”我想恐怕也没有男人会愿意“做这剩忘八”吧。尤氏姐妹倒也不傻,打着贾蓉“这雷打的”,却依旧是笑嘻嘻的——女人果然放开了倒也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实在是惹得人叹息的。当然,我们说男人总是下半身动物,面对美色,即便知道这美色是残花败柳也一样不会认真计较——不过是 的顽顽罢了,何必那么认真?贾琏就是抱着这样“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思来的。作家很是明白的写了出来:“(贾琏)每日与二姐、三姐相认已熟,不禁动了垂涎之意。况知与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因而乘机百般撩拨,眉目传情。”不知道尤三姐怎么想的,反正她对贾琏是淡淡相对,尤二姐却不同,对于贾琏“二姐也十分有意”,但因着宁府众多的眼目,“贾琏又怕贾珍吃醋,不敢轻动,只好二人(贾琏尤二姐)心领神会而已。”尤二姐果然有些人尽可夫的味道了,纵然她有着花一样的样貌,却由不得让人要叹息了,心里也对她生了轻藐出来了。
果然贾琏跟尤二姐只是顽顽也就罢了,只不想贾琏竟是欲令智昏,又在心怀鬼胎的贾蓉的撺掇下忘记了种种不妥(身上有服、停妻再娶、严父妒妻)而将尤二姐娶回家做二房姨奶奶了,当然,这也让尤二姐更近一步的接近了死亡。
尤二姐也不是傻瓜,她心里其实也什么都明白的,就好像她这样说:“我虽标志,却无品行,看来到底是不标志的好。……你们拿我做愚人待,什么事我不知?”尤二姐也知道自己过往的行为不咋地,也会对自己的将来有影响,但是她绝不想到她日后的将来远比她想象的悲惨。当然,尤二姐日后的悲惨制造者是王熙凤,但贾琏依旧脱不了干系。贾琏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而登徒子从来不常情,贾琏得到贾赦赏赐的秋桐之后渐渐的对尤二姐也就淡了,所谓“只听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况且,秋桐是年迈昏聩的贾赦无法顾及的众多姬妾丫鬟中的一个,素昔又是不知礼而无耻的,跟贾琏眉来眼去的,一旦真的可以在一起了,真真就是“烈火干柴”了,哪里拆的开呢?尤二姐是以色事人的女人,她的荣辱皆在与她的美色,怎能够长久的了?况且,尤二姐的名声也实在是差,凤姐就直接告诉到了她的脸上:“妹妹的名声狠不好听,连老太太、太太们都知道了,说妹妹在家做女儿就不干净,又和姐夫有些首尾,没有要的了。”秋桐更是骂出了“先奸后娶,没汉子要的娼妇”这样难听的话,尤二姐只能够是“暗愧暗怒暗气”,还能够怎样呢?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不是嚜?尤二姐除了忍受别无选择,她是“水性的人”,从来没有攻击性,她是无害又懦弱的,当然,这也是她悲惨结局的原因之一。
尤二姐跟她的刚烈如火的妹妹尤三姐不一样,她是宁静温柔的,如同一弯小溪流,就连她的死都是安静的,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或许,惟有这样方能够将她的过错都抵销了吧?她有过错嚜?有人会问,当然她有过错。她的妹妹尤三姐在梦里也承认她们姐妹是报应不爽:“此亦理书应然,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但是尤二姐不比尤三姐。如果是尤三姐,必然会跟戕害自己的人同归而尽,因为她不容忍自己白白丧命,也不容忍没有人怜惜自己,她是要给自己一个交代的女子。尤二姐不一样,她是柔和的,没有攻击性的,所以在梦里头她对妹妹这样哭泣说:“妹妹,我一生品行既亏,今日之报,既系当然,何必又生杀戮之冤?随我去忍耐。若天间怜,使我好了,岂不两全?……既不得安生,亦是理之当然,奴亦无怨。”尤三姐听见尤二姐这样的话,亦只能够长叹而去,还能够怎样?尤二姐就是这样的女人,她知道自己身负“将人父子兄弟致于聚麀之乱”的罪过,尽管也已经悔过,想要自新,终究不得安生,所以,她也就认命了。尤二姐从来就不是拼命的女子,她的生、她的死,于她,都是别个做主的,她从来不是做主的人。
Anyway,尤二姐是可怜的女人,不是嚜?

又:我提过一篇文章,写尤二姐的‘无’的,其中写到尤二姐的无耻说的是尤二姐在对待尤三姐的事情上其实是有些妓院老鸨的味道的,——贾珍打听到贾琏不在到了小花枝巷的小公馆里寻欢,尤二姐也明知贾珍的意思,但是她自己因为已经嫁了贾琏而要洗心革面的重新做人了,但是对于贾珍她又不敢得罪,于是就把自己的妹妹推到了前沿阵地,尽管尤三姐跟贾珍父子早也苟且过了,但是这一段尤三姐似乎是被自己的姐姐跟母亲出卖了似的,书里这样写:“尤二姐知局,便邀他母亲说:‘我怪怕的,妈同我到那边走走来。’尤老也会意,便真个同他出来,只剩下小丫头们。贾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脸,百般轻薄起来。”让人讶异的眼睛珠子都要掉落出来了,尤二姐就这样将自己的妹妹交给了“畜牲”贾珍,尽管此时的尤三姐亦非良人,到底也不应该是由自己的母亲和姐姐这样舍了她,不是嚜?尤二姐和尤老娘着实让人不齿,也让人对她后来的悲剧同情之心减少了几分。尤二姐还有不让人待见的地方也依旧是因了尤三姐。尤三姐作践贾氏父子兄弟,尤二姐害怕日后生出事来,便要将她聘了人家,虽然说尤二姐是为了尤三姐好,但看着这一段时总给人一种感觉,——好像要急不可待的甩掉什么不好的有危险的东西似的,尤三姐之于尤二姐尤老娘已经是负累了。这里的尤二姐让人有些心寒,毕竟,尤三姐是她的亲妹妹,她却容不下她,看着尤二姐请贾琏为尤三姐物色,又看着尤二姐备酒请尤三姐那一段,让人实是有些难过的,——姐妹情深不过是说说,真个到了关乎自己的未来的时候也是要舍的。尤二姐的做人让人难免心寒,对她多了一分不喜。

共 42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赏析对红楼二尤之尤二姐进行了细致的分析,有理有据,见解独到。而这样的见解,我也表示,是接受的。尤二姐确实是可恨的地方多,可怜的地方少。贪图富贵,又不检点的放荡无忌。因此,在贾府,她的悲剧是早已注定了的。尽管,作者也许是以同情女人的心态刻画了这个人物,谁又能说,作者对她没有痛恨之心呢?当然,她不屑于拼命,不屑于抗争,做不了主的样子,也就把自己弄成了众多男人眼中的浮萍。而对于自己的家人,也是那样的没有舍己之心,危险来临的时候,想到的是拿亲情当挡箭牌,这样的一个女子,却是没有喜的必要了吧。欣赏,推荐佳作。——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10 14】
1 楼 文友: 201 -01-0 01:19:18 分析详尽、准确,很有见地,欣赏了。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1-04 11: 2:24 問好!謝謝!
 楼 文友: 201 -01-04 15:25: 6 你的红楼系列,真是一道风景线。。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1-09 10:45:12 Thank you!
happy new year!武汉治疗妇科方法
小儿手足口病的药物有哪些
长期便秘会导致什么后果
湖南白癜风
徐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淮北治疗白斑的医院
遂宁白癜风医院
昭通白癜风治疗费用
分享到: